俠之角落—— 溫瑞安維權側記

2019-06-25 10:30來源:天地中文網公告列表>

 

“武”學造詣早已臻入化境的溫瑞安大宗師,偏安一隅、不與人世爭,而胸中濤起云涌,全系于天下之俠氣生滅起伏。

 

但這陣子溫先生卻也被推上風口浪尖。所言“推”,是意也本不如此;而即便主動如順勢而為,其實也還要假諸外力先已施加的方向來做“勢”,——還是“后”動于人。如若雙方可以莫逆于心,同道與謀,則所滋生的是互相催動、并肩前行,也無從分割出前后。莫逆的,不單是個人之間的信任,更可為共同于大道的志向和責任。所以,一旦這種信念的紐帶出現偏差錯位,步調也就不能同步,先后快慢各幾分。

 

 

 

(一)

 

先,相應的,在這里就指先動于人。而這一先動其實還包括不同的涵義:其一是說先出手,主動去破壞雙方共同搭建的道義的基礎;其二,是連這基礎,在其開發之初,就已抽掉了其所以能夠作為“基礎”的實質,撐起的只剩一個虛空的外表。

無論何種的運籌、經營,如何的匿伏、蓄勢,若為先動,總還是要動的。但一動,原有的平衡就會打破,就不可能再莫之于逆。逆即相互之間的悖逆。

但能讓它如此行事的,也就在于先:占得先機、搶奪先鋒、為人之先。

要先,就必須快,快于他人之反應,音色視聽睹聞。
 

可那句已經說掉了興的老話,還是那樣地說著:欲速則不達,見小利則大事不成。

 

這里的小利,其實也可以作兩說:一是與不利相對,一是與大利相對。前者中,“大事”就是不利之事業,而其大也恰就體現為消弭一切利,包括小利;后者中,小利之錯不在利,而在小,忍不得一時之小,所以大利不成。

一味地求快,古人早知道是不能達于目的的,就算是為了要釣魚烹煮,也應該放長線釣大魚。

就算是要欺瞞詐騙,也應該張起岸然之貌,君子一番。

就算是坐盡了下賤鄙陋的事情,也應該同時立個牌坊,地獄天堂的好都要得。

就算是騙盡了天下人,也更要能夠騙得了自己,求個理所當然、義不容辭。

 

 

這所寫照的,有個名字,就叫做小人。

(本文所稱之“小人”,不是偽君子與真小人意義下的小人,也就是不論形式,而只言小人的本質,從而可以說“偽君子”就是小人,而“真小人”卻可以完全不是小人。)

其實,黑暗的世界里,同樣可以有高貴和卑賤的差別,同樣有三六九等的次第。

“Man does not deserve the kiss of  heaven.

Neither the fire of hell.”

博爾赫斯如是說。

很多自認法力無邊、能夠推天運地、做過——管它正義與否——大事件的人,實則不過逡巡于那黑暗世界中的犄角旮旯的嘍啰們。即便是在那黑暗的世界,魄力與敢決它們也不配,高貴它們也無緣沾邊。

 

 

自覺長袖善舞顛倒眾生的它們,在其無限膨脹的“自我”的另一端,充其量就是:一方面做著齷齪的事,一方面口口聲自封為公理道義之王,但又不具備最基本的自律態度,乃至完全論不到一以貫之的精神的小人。

 

每個點,都不能律,都已破,

還如何來貫,如何能夠連掇之以成一?

 

縱使姿態氣象萬千,表情廣譜齊備,聲音變化無窮,修辭錯落疊雜,

又有何用?!

——只是外觀,頃刻間即能拔地而起,也可分崩離析,

————缺失的是那時間的份量,

——————這樣的人,從未有真正的活過一次。

 

縱使名字起得好。

 

 

(二)

 

這一點點側記,完全談不上對事情始末的敘述,而只是一個旁觀角度的感想。事件表面,只是侵權維權的官司,但其內的觸角也可以縱沿他方。

 

簡單的問題是:

溫瑞安先生,為什么以只一元把其全部作品使用權交付給別人?特別的是藉由如此的一個明顯具有強烈象征意義的形式。

但答案卻不明了。

 

不明了是因為理解的視野、格局、疆域。

這個問題,如果只是局限于“為”這個功利的框架之內,就無法給出符合邏輯性的回答,——怎樣看,溫瑞安都是不合邏輯。

什么邏輯?功利的邏輯。

對于這樣的“為”,簡單地回答,溫瑞安不“為”什么。

但溫先生又一定是明確地為了什么而去做的,這就是俠之義。

 

 

所謂俠義,必定要有一個道義的基礎。

所謂道義,就是一種道德價值的判斷,什么該為和什么不該為。但如此詮釋,道義也就更容易地經常地是作為一種靜態的道德觀。

從這種靜態的理解,轉為一個動態的呈現,就要求“氣”的出現:

由氣來推動、鼓蕩,在氣的激發帶動下一怒沖冠、揭竿而起。

這樣的鼓動道義的氣,就可以用那一個名字來稱謂:俠之氣。

而匹配了這樣的俠氣的道義,才能算是真正的良知,才能是真正的道義,

俠之義。

 

溫瑞安不只是俠,具有俠之氣,踐行俠之義,

他還是大俠,俠中之俠,

——如果大家不嫌修辭的多愁善感,都可加上一個“無可比擬”,

實際,這也可說實至名歸。

 

人無完人,恒常地搖擺于程度之間。所謂善人、惡人,也是沒有絕對的善人或惡人,絕對的善舉或惡意。

俠,也無例外。

能夠做到幫助他人,可能也沒有多么的特殊、珍貴,

手有玫瑰分人余香有什么難的?

而難的是以身飼虎、舍生取義,

是犧牲,self-sacrifice。

 

 

溫瑞安以1元交付,

貨品是什么?

不值錢?

當然不是,其金錢價值巨大,——否則也不會招引來一堆蟲;

而以1元交付,

只此一元,

——溫瑞安的豪情壯語宏圖愿景,又帶著一絲

典型的溫瑞安式的幽默與戲謔,

溫式溫情,

其實這是鼓勵性的示意:

去發揚俠義的精神,

——這值得不計代價地支持,

這樣的情懷和氣韻,曾伴隨多少個義蕩山河、劍指長空的歲月,

現在也一樣童心不老;

所以,交付的是什么?

那除了可以依附金錢價值的作品,到底又有什么?

答案,也在見仁見智之間,

或者,也可為見利見義,

不能夠超脫于肉眼所見、感官所觸的,所見是利益,

2017年6月18日
天地中文網編輯部-->

捕鱼千炮来了下载